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青空资讯 - 独有的方式为你提供最高质、最深度、最有收获的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飞驰人生网易云网盘下载资源BD720P超清完整未删改迅雷BT链接iTunes

2019-03-09 | 人围观 | 评论:

  飞驰人生网易云网盘链接自然资源高清BD720P完整未曾删减迅雷链接BT下载

  -------------------------------------------------------------------------------

  《飞驰人生》百度云下载链接:

  -------------------------------------------------------------------------------

  飞驰人生网易云网盘下载资源HD720P超清完整未删改迅雷BT下载链接

  桓因对着老者一拜:“前辈请问。”

  萧雨碧水一扬,剑诀在手,正是使出了他的得意术法霡霖剑诀。这一次,萧雨出手便是全力,因为此刻的桓因不但给了他极大的压力,更是让他觉得有些莫测,这种感受比他与岳青锋战平时还要让他不自在。他知道自己胜算恐怕很小,但是全力一拼之下,胜负也未可知,却是他的修为还是要比桓因高出一层的。何况,桓因用的也是剑术,他不普遍认为扬州有任何门派的剑术能与他一剑峰的剑术相提并论。

  平日,桓因在门中与刘德顺并无法接触过。但是,他们都彼此之间听问道过对方。杨德顺,是本届弟子中的公认的最强者;桓因,是本届徒弟中公认的最弱者。

  桓因得胜后旋即,沈灵也从比斗台上走了下来。她败给了阳极门一名叫林魅的男子,林魅的修为在凝气四层的中期,虽然沈灵御灵天赋很高,但是无论她还是紫风修为都不如林魅,大自然也就败了。

  “师兄,你慢走,我在这里挡住他,去找人来帮我!”桓因对面的一名修女急声开口,浑身露出了死战之意。

  “哦,当真?”桓因以为自己还要劝问道一番才行,竟然竟然典礼就在明天,颇感车祸。

  白奎已经好久都无法跟桓因一起战斗了,以前已经成为命修的它在出现以后一声咆哮,直接就朝着下方的阵法撞了过去。

  “敢欺骗姑娘。”桓因答到。

  “徒弟,请用茶。”桓因隔空把一杯椅子当中的的茶推到了段云的面前。

  “好,驰骋仙界。”桓因难得的玩笑到。

  桓因知道,这名童子有可能是一名以大法力返老还童的大能,只可惜他现在已经几乎丧失了心智。沦为了一具傀儡一样的空壳。

  桓因接过袋子,对段云再次深深地一拜,然后离开了。

  丧失了一名灵慧大圆满战力的罪修一方实力急剧下降,而且依然处于桓因的方寸之地控制下,所以他们以前几乎早已与待宰羔羊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过很慢的,桓因的心就猛的一沉,因为他从白奎那边感到了疲乏、乏力还有不支——白奎受的伤势减轻了!

  这个村子桓因和阮氏姝姝之前是没有看到的,因为在上桥现在,他们的目光看不到这么远的距离。

  桓因在坡地上又坐了好一阵,他的表情开始显得涣散无天神,他的心就看起来突然被掏空了一样,心力未再集中于。

  下一刻,桓因一阵目眩,他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没想到开始了起了变化,原本明亮的通道逐渐出现了赤红的黄色,更是有不明的场景开始出现与通道重叠的迹象。

  “就算胜了,你也享受不到胜利的果实了!”桓因看着眼前的干尸,愤然开口,然后再次起身逃遁。

  人生总是如此的戏剧,桓因对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孩子们更加的感同身受。他见状抱了抱眼前这个比他小一岁的少年,然后说到:“人死不可复生,节哀吧。”

  空中的没有乌云,甚至连月亮都还高悬于天际之上,可天色就是这么莫名的暗了下来,哪怕阳光都不能改变这样的暗。

  天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桓因突然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什么事有愈来愈多的都与天界有关。

  当然,惊惧的不止蓝羽一人,其他三人也是如此,因为他们在转身的一瞬间就倍感一股压力扑面而来,这压力之大如同是被无数山山峰压在下面,连气都喘不上来。

  只有天空上偶尔飞过的一名修士向桓因展示着这里并不是完几乎全的一处死地。不过,夜空中飞过的人都与之前桓因看到的那名老者一样,眼睛空洞无神,像是被人摄取了神智。

  “哼,于这大千全世界,无尽时光而言,你不过是一名过客,一叶扁舟。要知你的过去未来,需知你的一切与你的周遭全世界和时光之流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要是单看某一处,或者某几处就给出推测,那就是以偏盖全。有道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但凡有一点看错或者看漏,会对判断的结果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本神算命不对,本神推衍,讲求的是精益求精,你说出了么?”龟仙人的高深架势不改。

  桓因笑了笑,走到门口把小天从地上抱了起来到:“怎么了小天,没人人陪你玩么?”以前是上午,也是剑阁上下平日用来休息的时间,以往在这个时间里,除了桓因和李仙月还在修练以外,大家会干点别的。而小天呢,这个时候他一定是会抓紧时间玩乐的,却是他还是个孩子们。

  “高徒弟李师妹师傅师叔公”桓因听到小天的话,语气顿时也开始变得有些悲伤,这四个人,在这二十多年的时光里,从不曾有人向他提起过。

  段云听了桓因的话,脸色也暗了一下:“因儿,你给为师说问道,当时你战那兽王,最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

  桓因抬眼一看,一名约莫比他大两三岁的少年车站在沈灵的身旁,对着沈灵满脸笑意。这少年只是望着沈灵,无论如何对桓因和无忧根本没有看到一般。

  风灵符在身的情况下,桓因本来应该是能够迅速就拉开与身后那傀儡娃娃两者之间的相距的。可是,傀儡娃娃无论如何是被刚才桓因用蓝炎照亮它的脸给激怒了,虽然无法散出什么恐怖的气息,但是速度却快了很多,没想到是将桓因他们两人死死的跟住了,让桓因一时间摆脱不想它。

  桓因不停的感不受自己血液的异动,可是半晌却似无法任何异常。他是果断之人,既然现在查不出异样,索性放弃,继续对敌。他手上一挥,影剑再起,朝着林魅杀了过去。这时,鬼头也追了过来,桓因正不想跳起避开鬼头,身材一拉,却又被扯了去找。

  段云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午餐,笑着到:“你小子,修炼没人落下,厨艺也没人丢。师叔,来,尝尝因儿的手艺,他做饭,比我好吃多了。”段云很殷情的把叶幽雅请到了主位。

  这二人在场中越斗越有劲,手里引力术在法随念起的状态下接连不断,而脚下也逐渐的移动起来。桓因显然是不敌叶无忧的,每一次的比拼他会后移不少,而他的面色也更加红润几分,如果仍然这样比下去,桓因最终肯定会因不支而落大败。

  赫连智看著那个“桓”字,此刻竟然是眼眶都红了,他低声的喃喃:“这世上恐怕也只有他能做到如此程度了,只有他了。当年白虎全境的死局,白虎大部中的种种不有可能,也是由他完成,他是一个能够将不有可能变为可能的人,他是一个可以缔造传奇的人!”

  桓因这样的术法他们大自然是显然就无法见过的,所以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是晚了。

  俗话问道的好,最可怕的莫过于未知。所以,就算是无法见过兽王,但也很少有弟子勇于在晅山邻近驻足徘徊的,更莫问道在此地大声叫嚣了。

  王氏和刘氏听了大夫人的话,并无法像桓因那样的吃惊,她们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好像对这样的结果早早已习惯了一样。

  现在,这里就只剩下桓因和魏兵了,魏兵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只不过他今日也是跟灵精子和广成子争得累了。不过,他很慢又笑了起来。看向了桓因说到:“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了,是要做我的嫡传徒弟,还是想要什么。都可以提,我是不就会食言的。”

  桓因走到远处之后,之后回头看了看那个巨大的山脉,此刻他想到这山脉就看起来一个巨大的棺木,把无数的术法扣在里面。也许这不知是哪一位大能将他觉得不应该不存在于这世上的术法葬在这里,所以这里被起名为“安葬道之地”。

  杨德顺听了他的话,轻轻一笑到:“桓师弟与我对敌之时,心思缜密,几无败招。以我对他的理解,他不就会做无把握之事,既然他如此动作,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且看好就是了。”

  “小天,事情早已过去那么久了,你也不要再多想了。今天你发现自己,师弟还是想将你送到轮回,去往投生。至于师门的事,师弟我只要还在,马上不就会忘记仇恨。我这一生中若不杀上一剑山峰,灭其所有,便绝不敢再自称师出无量门!”

标签: